联系我们

公司地址:大学路与航海路交叉口
一公司:金水区
二公司:中原区
三公司:管城区
四公司:惠济区
五公司:郑东新区
总公司:大学路航海路
手机:陈先生

北京东方晶格科技发展 > 行业新闻 >

中国科技发展战略研究述评

时间:2014-01-17 02:39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企业大全

  

  世纪80年代以来,科技发展战略的研究开始受到广泛的关注,一些学者对此进行了初步的探讨,取得了一定的研究成果。

  一、研究概况及成果

  目前,国内与中国科技发展战略研究相关的主要研究力量,分布在中科院的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文献情报中心、研究生院管理学院以及中国科技促进发展研究中心、合肥工业大学预测与发展研究所、西安交通大学战略与决策研究所、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机构中。其研究范围涉及中国科技发展史及21世纪科技的发展趋势;国内外的科技发展战略及政策、管理;中国科技体制改革等方面。但有关“中国科技发展战略”的研究目前仍十分薄弱,研究论著数量少,一些论文存在低水平重复的现象。总体研究不够深入、系统、精细,现有的研究成果可大致分为科技发展战略专题、案例研究和建国以来的科技政策整体研究两类。

  

  

  年版)

  二、关于科技战略研究中的分期问题

  由于研究者们采用了不同的划分标准,因而目前在科技发展战略的分期问题上尚未形成统一的意见。

  1.六段论

  

  2.四段论

  ~1955),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1955 年学部委员制的确立,是新中国科技发展战略的第一个阶段。其主要特点是进行体制建设,为今后科技发展奠定基础。以“大科技”发展为主的战略(19561966),由于当时中国科技总的状况落后的,专家和知识分子的数量十分有限,中共中央、国务院首先建立起统一的科技领导机关,以确保科技发展的组织基础。其次大力开展群众性的科技活动——“群众路线”成为这一时期最大的特点。科技为政治服务的“战略”(19661976),这一时期科技的发展受到政治因素的影响极大,由于认为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的可能性极大,故而国防科技成为战略重点,忽视了基础理论研究,造成了科技发展的畸形格局。科技为经济发展服务的战略(19771994),这一阶段最大的特点是科技的全面发展,特别是那些与经济发展直接相关的领域,更得到了国家的大力扶持和推动。改革开放以来国家相继出台了一系列具体的科技发展计划, 由于科技体制改革和充分调动广大科技人员的积极性,中国科技的发展进入了一个新时代。

  3.三段论

  年~~年至今)是以实现社会全面发展为目标而确立的“科教兴国”的科技发展战略。

  则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放在第二段

  4.两段论

  年毛泽东的“工业化”。

  还有学者在两段论的基础上,以中国科技政策的变迁为标志,将这两段又分别细分为两个和四个阶段。将改革开放前分为新中国建立初期(19491955年)、计划经济时期(19561977年)。将改革开放后分为改革开放初期(19781984年)、科技体制改革前期(19851991年)、体制转型时期(19921998年)、科技体制改革深化阶段(19992005年)。相比之下,后者的两段论更加严谨,在其研究成果中不仅分析了不同时期科技发展战略的目标、特征,而且对实施效果也给予了精当的评价。

  三、关于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的研究

  1.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的比较研究及评价

  ~1972年科学技术规划纲要》、《19781985年全国科学技术发展规划纲要》),而对后五个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的研究还有待进一步深入。《当代中国的科学技术事业》一书在深入分析三个规划的制定背景、基本内容、执行情况的基础上,系统地总结了制定和执行科技发展规划的经验教训。

  关于《十二年科技规划》的评价学术界达成了一致,即的,

  单方面撕毁援助合同等曲折后中国科研工作的一个新起点,它的一些指导思想和措施发生作用的时间并不局限在执行规划的那三年,在此后一个较长的时期里,一直影响着中国科技的发展模式。但由于“文化大革命”打断了《十年科技规划》的执行,我们现在很难对规划的具体目标是否恰当作进一步的评价。戴艳军等认为,资本主义国家的包围封锁,特别是美苏军备竞赛和中苏关系的破裂给我国的国防建设敲响了警钟。针对当时国际形势,《十年科技规划》明确“抓两头”的其中一头就是指 “国防尖端科学技术”,因而这个规划仍然强调国防科技水平的提高。

  关于《19781985年全国科学技术发展规划纲要》即《八年科技规划》。郑巧英认为《八年科技规划》反应了当时我国对科技发展的展望,其中有些提法显得冒进,在以后的实行中并未得到贯彻执行。对于1978年来讲,国门刚刚打开,封锁了十年之久的中国科技界面对国外先进的科技和政策理念,显得十分冲动,直追国外科技发展水平的急躁和渴望,已无法对当时中国的科技状况和潜力保持清醒的认识。虽然存在上述不足。但这一规划增强了中国人发展科技事业的信心,也为后来的逐步调整提供了很好的基础。

  一些学者还将《十二年科技规划》与《八年科技规划》进行了比较研究。学者们指出虽然制定两个规划的目的相同,但由于它们制定的背景不同,因而在内容、效果上存在很大差异。《十二年科技规划》的编制模式已不能完全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运行环境以及应对世界经济科技力量激烈竞争的现实。而美国学者萨特米尔认为,《八年科技规划》的制定需要预言科学学科在未来的发展,预见工农业生产技术未来的发展趋势,而中国人在制定时似乎还没有准备好相关的预见或预测的情报和方法。利奥·奥连斯也研究了《八年科技规划》不切实际的原因。